您現在的位置:
加成首頁 >> 留學服務首頁 >> 留學服務 >> 海歸看臺 >> 女海歸:以不服輸的精神追趕生活

女海歸:以不服輸的精神追趕生活

http://www.280531.tw 發布日期:2009-11-04

  一個時期,海歸曾一度被高學歷留洋經歷眼界開闊;之類的評價包圍著。在激烈的競爭中,那些脫穎而出的女海歸更被視為幸運兒的典范。而在光環背后,漂洋過海、歸國奔波、求職創業女海歸的艱辛往往被忽視。盡管如此,她們依舊以達觀、進取的態度工作和生活著。在此,我們向所有為社會作出貢獻的海歸女性致敬!
  
  丁友玲,20世紀70年代首批畢業于北大生物系生化專業的學生,80年代留學日本,在日本一流大學大阪大學微生物研究所和九州大學理學部生物學教室研修,師從國際著名教授巖永貞昭。
  
  以不服輸的精神追趕生活
  
  在日期間,丁友玲刻苦努力,成績優異,被導師推薦為國際內毒素協會會員。1992年,她被日本著名的醫療器械、生物制劑公司日硝公司聘請為顧問。丁友玲在日本的生活十分順利,然而她內心卻裝滿對故鄉的牽掛和惦念。中國正在迅速走上發展之路,這讓丁友玲迫切感覺到她應該為祖國、為家鄉做點什么。
  
  1992年正是我國改革開放大發展的時期,鄧小平的南方視察談話,打動了當時還在日本的丁友玲,她放棄了在日繼續就任高級工程師的機會,整理了有關自己故鄉福建馬尾開發區引進外資的政策性文件,翻譯成日文供給她所就職的尼普羅公司董事長佐野實,并建議佐野實到馬尾開發區投資。
  
  丁友玲帶著佐野實到福州考察,最終促成尼普羅公司在中國投資1500萬美元,建立當時中國最大的人工腎透析器廠。丁友玲自告奮勇提出愿意擔任尼普羅在中國投資公司的常務副總經理兼總工程師。工廠原計劃3年建成,而在丁友玲這個原先只從事學術研究的人的帶領下,建廠只用了兩年。她的付出所有人都看在眼里,1994年12月,尼普羅公司正式投入生產,社會各界對她好評如潮。
  
  早在丁友玲去日本進修之前,她曾是國內最早參與鱟試劑研究的科技人員之一。鱟的血液因含銅離子而顯示藍色,從這種藍色血液中提取的鱟試劑可以準確、快速地檢測人體內部組織是否受到細菌感染,它還被廣泛應用于制藥和食品工業中,對毒素污染進行檢測。在日本留學期間,她對國產鱟試劑的生產外銷也一直念念不忘。經多方聯系,她把國內鱟試劑推薦給日本貿易商,可檢測后發現質量達不到國際標準水平,日本商人輕蔑的眼光讓不服輸的丁友玲無法釋懷,她堅信外國人能做到的事,中國人也能做到。
  
  1995年,為生產出具有國際水平的鱟試劑,丁友玲告別已步入正軌的尼普羅中國投資子公司,創辦福州新北生化工業有限公司,專心研究生產鱟試劑。
  
  經過不懈的努力,新北生化工業有限公司1998年開始正式投資生產。為了達到世界頂尖水平,丁友玲和她的同事們開始攻克一個又一個的難關。1999年承擔福建省科委火炬項目——高靈敏度高活性定量鱟試劑課題。2001年,該課題研制成果經日本權威機構檢測證明達到國際水平。試劑投入生產后,遠銷美國、日本。2004年又研制成功顯色基質鱟試劑(臨床MT-1試劑盒),再次填補了國內空白,成為我國鱟試劑發展史上又一新的重大突破。
  
  歸國十余年,丁友玲取得一個又一個成就。工作中她以一種不服輸的精神感染著周圍的每一個人。日常生活中,丁友玲還有一個愛好就是拉小提琴。2008年元旦,在北京大學福建校友會的元旦聯歡會上,丁友玲的一曲小提琴獨奏——貝多芬《G大調小步舞曲》,簡潔、端莊、歡悅、輕快,讓人們看到了工作之外另一面的丁友玲。
  
  這就是丁友玲,不論走到哪里,總能帶給大家驚喜、歡樂和信心!(于躍飛)
  
  創業是一個很簡單的詞匯,但選擇了創業就等于選擇了風險與艱辛。那些選擇歸國創業的女海歸一開始也許都曾在心中默念那句名言“我有一個夢想”。
  
  朱曉蘭是一名創業成功的女海歸,講起她的故事,不得不提的第一個詞也是“夢想”。
  
  “當時去美國攻讀博士學位就有這樣一個夢想,我喜歡心理學,雖然以前不是學這個專業的,但還是去了。”1993年,已經獲得國內計算機碩士學位的朱曉蘭放棄了機電部北京自動化研究所軟件工程師的工作,遠赴美國,在堪薩斯大學攻讀認知心理學博士和計算機科學博士學位,學業完成后曾在硅谷多家公司擔任過軟件設計師和項目經理。談到創業的想法,朱曉蘭說,想創業的原因很多,首先在2001年“9·11”之后,美國的經濟已經出現衰退的跡象,而且在美國生活多年也感覺過于安逸,“那時候感覺自己的生活和20年后的生活也不會有太大的變化,想給自己一個挑戰,所以選擇了創業。”而創業的動力不僅僅源自挑戰,她掌握了CTI(計算機電話集成)領域產品研發生產項目,這一領域在當時的中國市場上還是一片空白。朱曉蘭瞄準了中國的廣闊市場,毅然放棄了美國的工作,來到深圳留學人員創業園,創辦了華琛科技有限公司。
  
  朱曉蘭憑借自身對這一項目的了解和在這一領域的經驗,為公司凝聚了一批高素質的專業技術人才,短短幾年時間里,產品已遍布全國,并銷往港臺地區及美國,取得了出色的業績。
  
  在別人眼里,朱曉蘭是能干的海歸創業者,只有她自己知道一路走來那些讓她猶豫徘徊,幾近放棄的日子。朱曉蘭說:“企業發展中的困難往往是不可預料的,有一個階段,產品推廣和資金突然都出了問題,眼看就要山窮水盡,而那時候又有一家美國公司前來招聘,讓我回美國去做軟件設計,我差點就放棄了。”但看到當時國內蓬勃發展的經濟形勢,以及好不容易開辟出來的國內市場,朱曉蘭堅持了下來,她說:“市場需求大,企業就能走下去,我有堅持的理由,而自己也不喜歡半途而廢,我也有堅持的習慣。現在想起當時的抉擇,依然覺得很正確。”
  
  今年已經是朱曉蘭自主創業的第7個年頭,公司的發展蒸蒸日上,在國內CTI領域優勢顯著。作為一名成功創業的女海歸,朱曉蘭的經驗是,女性和男性相比在創業方面確實存在不可避免的劣勢。對于那些回國的女海歸,朱曉蘭認為無論創業還是就業,都要選擇適合自己的、適合市場的。也許是夢想驅動著創業的腳步,但是如果不認真調查市場,盲目創業,遭遇失敗的可能性將會很大,市場驅動才是企業發展的關鍵。(彭澎)
  
  她們出生于20世紀80年代,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她們情感細膩,自信,敢于追求自己的夢想,敢于為實現自己的價值而執著付出。她們也許沒有創業者的那般成就輝煌,但她們的簡單和普通卻給予筆者更多的感動。
  
  陶陶就是這群女海歸中的一員。
  
  “我只是個簡單又普通的海歸,要采訪我?”第一次聯系陶陶的時候,她有些驚訝。
  
  2003年,陶陶從國內大學畢業,2004年底赴澳大利亞阿德萊德大學學習會計,2006年8月獲碩士學位回國后在一家金融網站做財務專員。作為一個上世紀80年代出生、在留學日益普遍的年代出國求學、之后又回國就業的女孩子,陶陶確實再普通不過。
  
  “2004年去澳大利亞,那是我第一次一個人出遠門。飛機在新加坡停留時,別人都去附近購物,我坐在那兒都不敢動。”陶陶說起當時的情景還覺得很好笑。
  
  “好多人覺得出國的孩子肯定都是嬌生慣養,家境特別好,其實真正有幾個出去不吃苦、不受累?記得我剛到澳大利亞時,一個人都不認識,什么都要從頭開始,一年半的時間搬了4次家,全部家當都得自己扛著。那時特別想家,每周都給家里打電話,一到期末就早早訂了回家的機票,那真叫歸心似箭啊!不過待久了,朋友多了,也就慢慢適應了。”
  
  2005年,陶陶回國后本想好好過個寒假,偶然看到一家會計師事務所在招聘實習生,便開始了3個月的實習。“當時事務所特別忙,正好趕上很多單位要年審,我被派到一家公司負責。在和這個客戶共同工作的一個多星期里,他們很賞識我的能力,覺得我工作很認真,但也指出了我工作中的一些缺點。這次實習,我積累了很多經驗,也看到了自己的不足。”
  
  回到學校后,為了彌補不足,用她自己的話說是“拼了命地學”。“那時大家住集體公寓,回來愛聊天。”陶陶想起當時的自己還忍俊不禁,“我每次回公寓總是偷偷摸摸的,生怕她們來找我聊天。要不就是避開聊天高峰期再回去。”
  
  2006年初,陶陶即將畢業,卻為要不要留在澳大利亞犯了難。最終,戀家的她還是選擇了回國,成為海歸潮中的一員。那時國內的就業市場競爭已經比較激烈,而且隨著海歸人數的逐年增長,國內很多用人單位在招聘時對海歸的特別優待已經不太多。
  
  “很多海歸回國后找工作也是到處跑招聘會、遞簡歷,跟國內畢業生其實沒什么差別了,而且就業后的待遇也比別人高不到哪兒去。當時像我這樣的普通海歸多的是,又沒什么工作經驗,形勢其實挺嚴峻的。”于是,陶陶決定去原來的實習單位再積累些工作經驗。這樣過了半年,有一天中午,她實習時認識的那位客戶突然打來電話,介紹她到現在工作的這家金融網站。從自己出國到實習、再到找工作,陶陶說自己一直走得挺順的。但在這一帆風順的背后,她的執著與努力,恰恰驗證了那句老話——機會只給有準備的人。
  
  “到下個月底,我就工作整整兩年了。之前也有去其他公司工作的機會,但都被我謝絕了。我喜歡這份工作,雖然工資不一定比其他地方高,但工作得很充實,這就足夠了。”(林琳)
  
  唐僧也是“海歸”,對不?
  
  目前,我國留學生的男女比例日益平衡,越來越多的女性也漂洋過海取得一身“真經”,堪稱現代“女唐僧”。
  
  但優秀的“女唐僧”依舊難得“正果”。應聘時,許多老板還是會因為她們簡歷上的“女”有所猶豫。同等條件下,企業通常優先錄用男性,對女應聘者較為挑剔,學歷高、具有留學背景的女海歸也不例外。
  
  用人單位招聘女性的顧慮往往根源于不愿意承擔生育的社會成本。女性懷孕生育會耽誤時間,之后的精力和時間也會被家庭分散。同時,部分用人單位也常常錯誤地將“優柔寡斷、缺乏理性、缺乏冒險精神、邏輯分析能力差這樣的詞和女性職員畫等號。
  
  的確,工作本身是非常理性的,女性的感性思維較強。但傳統的偏見有時成為用人單位的框框。其實女性也擁有一些男性所不及的優勢,例如,女性形象記憶較好,想象力較為豐富,尤其在語言能力、理財等方面上比男性更勝一籌。而對于女海歸來說,女性的劣勢早被廣博的專業學識、良好的學術背景、長遠的眼光和創新的思維能力所淡化;在國外獨立生活經過九九八十一難也讓這些女唐僧的性格更加堅毅和自立。她們善于與人溝通的優勢格外明顯,也容易與外企這種跨文化的環境融合。
  
  目前,在現代職場中活躍著許多女海歸的身影,她們出色的業績令眾多男性刮目相看。更有許多女海歸自主創業,女性獨有的魅力在團隊管理中發揮得淋漓盡致。
  
  事實證明,女唐僧一樣能念好經。
  
  當然,結婚生子,人之常情,女海歸也一樣。在緊張的工作之余,她們還要付出更多心血來照顧家庭,某種意義上她們比男性的壓力更大。請給她們多一些關懷,少一些歧視。同時,我們也呼吁法律能更加完善,以抵制性別歧視和潛歧視,賦予這些優秀的“女唐僧”更多的機會!

  來源:

有問必答

(★^O^★)MG玉皇大帝首页 乐乐安徽麻将下载 南粤风采26选5中奖注数 龙江风采p62走势图 黄金城*娱乐平台 东北麻将攻略 掘金vs骑士 重庆时时彩开奖走势图 江苏快3开奖查询 黑龙江福彩p62开奖数据 赢咖娱乐是个什么公司 晓游棋牌手机版下载 泰兴麻将免费下载 iphone版捕鱼大亨 江苏快三最大遗漏表 陕西11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 云南快乐十分组选3